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冷月小说 > 科幻 > 农门药香:捡个相公种包子 > 第116章:迷妹

农门药香:捡个相公种包子 第116章:迷妹

作者:冷凡星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0-07-09 10:39:09 来源:天籁小说网

肖文媳妇小王氏过来的时候,脸色微微有些白,芽芽和安柏看到她,双双微笑着站了起来。

“大表嫂。”

“快坐,坐着说。”

肖文媳妇柔柔的笑着,笑意却未到眼底。

刚刚在肖大夫人阴暗的厢房里,看不清她的长相,只觉得她人长的极瘦,五官清秀,眼神怯怯。

如今在这天光大亮的院子里再看,便觉得她脸色暗沉,眼下乌青,衬着她淡紫祥云暗纹窄袖蜀锦褙子,更显得人忧郁蜷缩,眉眼里极其忧伤。

“昨日你们便到了,我伺候婆母走不开,也未去迎接你们,真是失礼。”

芽芽忙道:“大表嫂客气,该是我们前来拜会,只是昨日一身风尘,怕带了病灶给大舅母,今日沐浴更衣后才敢上门,还请大表嫂见谅。”

小小农家女,谈吐却不俗。

想来是肖蝶儿教的好。

“你娘身子还好吧?虽然我从未见过她,却听说了她很多的故事,对她很是敬佩。”

这话说的看起来倒很是真诚,眼神里淡淡的遗憾也配合到位。

芽芽却不敢认真,只淡淡笑笑,“我娘身体很好,谢大表嫂惦记。说起来,您和大表哥成亲的时候,正好是我病的下不了床的时候,离不了人,要不然,我娘定要来闹一闹新嫁娘的。”

肖家长孙肖文娶的是青田镇县丞的嫡女,肖大夫人虽然看不上眼,可到底在青田镇还是有头有脸的,来往的客人也都是当地的大户,甚至还有府州的贵人,肖家怎么可能让嫁了普通农户的肖蝶儿上门?

肖萍儿出嫁也都是一律不通知她的。

肖文媳妇自然明明其中的关窍,也不点破,只淡淡的点了点头。

“成亲那天闹哄哄的,就算小姑来了,恐怕我也不好意思多和她说话的。”

新嫁娘脸皮薄,也不知道那天是怎么过来的,只觉得浑浑噩噩的,只是到了晚上和相公单独相处了,才体会出一丝甜蜜来。

说起新嫁娘,少妇脸上到底多了几分笑模样。

芽芽轻笑着道:“听二表哥说,大表嫂和大表哥自小认识,是青梅竹马的一份良缘,恭喜大表嫂、大表哥喜得良人。”

肖文媳妇脸色泛起丝丝红晕,整个人看起来健康了几分。

她忽然抬起头,“秋丽,我早上炖的竹叶粥应该好了,端一些来,给表小姐和表少爷尝尝。”

顿了顿,脸上笑意又浓了几分,双颊血色更浓,“大少爷在读书,也给他送一碗去吧。”

丫鬟应声而去。

“相公读书辛苦,每日都要喝一碗清肺去火的竹叶粥,一会你也尝尝。”

芽芽笑着点头应下,“如此,就沾大表哥的光了。”

“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什么沾光不沾光的,”肖文媳妇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不知想起了什么,嘴角弯起,笑了起来。

“他开始也是不爱喝的,也是我逼着他才肯喝的。”

许是想起了些夫妻间的趣事,她的脸色生动了许多。

芽芽不好接话,便乖巧的笑着看着她。

似是想起了什么,她抬头看着芽芽,“妹妹觉得这竹叶茶好喝吗?这味道淡,好浓茶的,可能喝不惯。”

芽芽眼睛一弯,“很好喝,有股淡淡的竹香,很清爽。”

肖文媳妇脸上微微现出一丝赧意,“你喜欢的话,我送你一些好不好?你可以带回去给小姑和小姑父尝一尝。”

第二次提到肖蝶儿。

芽芽心里微微讶异,脸上依旧是柔柔的笑。

“好呀,我爹娘还没喝过这竹叶茶呢,谢谢大表嫂。”

肖文媳妇柔柔的笑了笑,“怎么可能,这制茶的法子本就是我跟着小姑的方子学的。”

嗯?竟不知道还有这出。

“婆母没生病的时候,我比较空,常去小姑的院子里逛逛,偶尔也帮着春枝打扫一下院子,无意间看到小姑的手写簿,里面记录了好多制花、制茶的方子。”

说完,肖文媳妇一反刚刚的沉静,竟像个小姑娘似的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说了句,“你等等。”便风一般的刮进屋里。

芽芽和安柏对视一眼,皆没有吱声。

没过多久,肖文媳妇便捧着一本装订整齐的册子走了出来。

她打开包裹首页的浆纸,露出肖蝶儿娟秀却有力的字:袖珍集。

页脚写了一行小字:集古籍之大成,古人智慧诚胜于我辈,莺莺拜藏。

芽芽知道莺莺是肖蝶儿的小字,却从未听人叫过,猛地看到二字,顿了顿才明白过来。

“莺莺是谁?”

安柏觉得好似是娘的字迹,又不敢确认。

“是娘啊,她的小字。”

芽芽猜想,这册子大概是娘十三四岁的时候写的,语气里透出一股天真与活泼。

“这就是我找到的小姑写的袖珍集,你回去的时候帮我还给她吧,我不经她的允许,私自誊抄了一份,还请小姑别见怪。”

“怎么会?若是娘在,说不定直接把这册子送给你了。她现在只是一个普通农妇,这些方子都用不上了。”

芽芽大概翻了翻,都是一些古籍秘方,制茶、制花、制陶、制瓷,不得不感叹,她娘感兴趣的东西还挺多。

“不用不用,我誊抄一份已经很满意了。这册子小姑是藏在书柜最下面的暗格里,不知道她是不是也忘了,若不是书柜被老鼠咬坏了,这册子怕是永无见天日的时候了。”

芽芽说不上心里是个什么滋味。

当初,娘为了反抗外祖母的安排,跳了马车,跑上山,一鼓作气跳了崖——

那时候,当时应是做了舍弃了一些荣华富贵的打算,她每年都来肖家送年货,都会在春晓院住一晚,这么多次可以取这册子,却一直没取,显然是没想要的。

芽芽心念一动,“如此我就替我娘收着了,谢谢大表嫂。”

肖文媳妇不好意思的摆手,“我只是物归原主,哪里要谢,你替我谢谢小姑,她的方子很有趣。”

丫头端上来三碗粥,白粥绿竹,颜色分明,袅袅的热气透出一股清甜。

“这里放了未加工的矿糖,甜味不浓郁,很爽口,你们尝尝?”

“闻着就很香。”

芽芽和安柏用勺子轻轻搅着炖的稀烂的粥,舀了一勺,吹凉了,尝了尝。

“好吃,软糯清甜,入口即化。”

肖文媳妇脸上的笑容绽开,才要说什么,西边的角门猛地被推开,肖大夫人身边的大丫鬟闪身进来,脸上挂着矜贵的笑。

“大少奶奶,大夫人请您过去侍疾。”

残存的笑慢慢僵在脸上,肖文媳妇轻轻对芽芽姐弟说,“你们慢慢吃,我去服侍婆母了。”

看着她萧瑟的背影,芽芽忍不住心里一寒。

安柏往姐姐身边靠了靠,“姐姐,咱回去吧?”

这里阴森森的,他有点怕。

“这位姐姐,请问二舅母还在大舅母院子里吗?”

芽芽抬起头,看着秋云堂的丫头秋丽。

秋丽躬了躬身子,轻声道:“在呢,这会子几位小姐都在请卫大夫诊治呢。”

哦,那几位忽然长了疹子的肖家姑娘?

芽芽心里忽然玩心大起,倒要去看看她们到底是如何被卫望楚整的。

“那,我们也过去吧,就算要回春晓院,也要和大舅母、二舅母说一声的。”

“表小姐、表少爷这边走。”

秋丽引着芽芽姐弟往角门走去。

余光里,黑影一闪,好似又是那只白头黄嘴的鸟从墙头略了过去。

芽芽心里微微讶异,这鸟看着眼熟,在哪里见过呢?

角门一开,远远的便看到肖家三位姑娘都带着面纱不远不近的坐在廊下。

大房的肖双双住的近,来的最快,她正坐在卫望楚跟前,一双凤目囧囧的注视着郎中,眼波流转,似是情意绵绵。

呵,肖双双的老把戏。

卫望楚面色冷峻,正隔着帕子摸着她的脉。

瞥间角门开了,转头看过去,果然是他的小黑妞浅笑嫣然的领着安柏走了进来,眉眼一弯,给了她一个笑容,收回了摸脉的手。

肖双双微微讶异的回头,看到是芽芽姐弟,面纱下的嘴角一瞥,一双杏眼却弯了弯。

“芽芽表妹,安柏表弟,好久不见了。”

芽芽和安柏都回给她一个憨憨的笑容。

卫望楚看着他的小黑妞一步一步走近,指了指身边的座位,“坐,说了那么久的话,可要喝水?”

身后的丫头立刻转身要去倒水。

芽芽忙道:“不用了,在大表嫂那里喝过了,不用麻烦了。”

说完,并未坐在卫望楚身边,而是走到后面挨着肖淼儿、肖香儿姐妹坐了,转头看着肖双双,又看看同样蒙着面纱的肖淼儿、肖香儿。

“双双表姐,淼儿表姐,香儿表妹,你们这是怎么了?”

又歪头看着肖淼儿和肖香儿,“昨日见你们还好好的呢。”

肖双双半张脸遮在面纱里,露出的额头上布满了细细密密的又小又红的小疙瘩,小疙瘩一路往上直慢慢延伸到头皮里,额头有些地方已经被她挠破了皮,微微的渗着血丝。

肖淼儿和肖香儿比她的情况略微好一点,红疙瘩少一些,也未曾延伸到头皮里,二女病情轻一些,忍耐力也好一点,未曾挠破。

嚣张跋扈的肖双双也有今日。

安柏已经忍不住嘴角翘起。

“也不知道是碰了什么脏东西,起了一身脏疙瘩。”

肖香儿没好气的瞥了一眼芽芽,意有所指的道。

肖双双的杏眼微微一瞪,“我就说,我这脏疙瘩是你们传染给我的,我昨日,可没见什么总东西!”

话里有话。

卫望楚面色一沉。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