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冷月小说 > 武侠 > 剑墟塚 > 第八章:故人来

剑墟塚 第八章:故人来

作者:.玄芸. 分类:武侠 更新时间:2020-06-12 22:40:07 来源:棉花网

mhtwx.la

第八章:故人来

小寒未至。

腊月十五刚过。

今年的江南,一如往常。

泽云城正午尚是晴空万里,至下午,茵雨连绵。像这样的雨水,一旦降雨就没个准头,也不知一直会持续到什么时候。

傍晚,一名女子身外披着蓑笠,头顶着斗笠,冒着稀稀疏疏的雨水,穿街过巷,缓步来到了城外。

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过去了多少年,这名女子一直一复一日,会来到这个没有人气儿的老地方,坐下来,喝上几坛陈酿,要么清醒,要么烂醉如泥。清醒的时候,会径自回去,若是昏昏沉沉的时候,她就会趴在酒桌上一醉不起。

但大多数时候,都会有另外一个女子,过来搭着她的手臂,拥腰扶肩的将那醉的不省人事的女子带走。

这样的情景,店掌柜已经记不清是第多少次了。

今夜―――

雨还在蟼惻。然而雨水随着夜晚的寒气越加冰冷,刺骨透心,叫人直打哆嗦。

泽云城,城外,靠近碧水湖畔的一处酒馆。这里是来往泽云城必经之路其中的一条捷径。然而很少有人从这里经过,通常大部分人走的都是好走又宽敞的官道,尤其是商贾贩子,他们都很胆小,爱财如命,爱命亦如爱财。

然而,这碧水湖畔的小酒馆,虽说是酒馆儿,只不过是一个让人勉为其难的称呼罢了,知道这儿有个可以喝酒的所在。酒馆儿虽然破败了点儿,但还是在这里维持了很多年。也不知道为了什么,掌柜的死挺着这么七八张桌凳,只有几根粗木支撑围笼起来的酒肆,然后在屋顶搭上厚实的芦苇杆后,就挂上了一张招摇撞骗的招牌。

过川酒馆儿

过川酒馆儿其实还是可以的,若是在夏日燥热苦闷的时季,江湖中都会有很多从北至南行脚走卒的大壮汉子,或是保镖护物的江湖中人,都会来这儿热热闹闹,粗犷豪爽的痛饮几碗烈酒,生意倒还可以做的过来。

可这一到了秋末冬初之分,天气逐渐转凉后,温度由高走低,过川酒馆儿的生意也会随着季节带给人们的凉意继而真的转凉。

天不恕人。

无奈,有一些常年累月到这里来喝酒吃菜的人,也会不定时的在冬天来光顾着这里的生意,掌柜也不好薄了这些人的颜面,就只能如此清闲的在这里度过一个个冬天。

今天,就有这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喝酒。

她只是喝酒,没有任何的小菜。

酒也喝的甚慢,她一边儿一口一口的细呷着酒味儿,一边儿一直看着一本兵器谱。

女子低着头,看着兵器谱,伸手撩了一下额前垂落的长发,‘咕噜’一口,又将一盅酒咽下了肚。

虽然,女子如品酒般的喝着酒,但这样慢慢下来,从女子进入过川酒馆,到坐下后,直到现在,已经喝了七八坛米酒了,中间又叫了三壶烈酒。

过川酒馆儿的掌柜,在简陋搭设的柜台里边,静静的看着女子将一坛坛米酒混着烈酒,再一盅盅一碗碗喝了下去,掌柜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

掌柜转过身,拿着一条用了半年的抹布,擦着他那虫蚁积年累月蛀的不成样的破架子,想着三年前的某一天,一名身穿黑銫衣裳的男子,丢下一钱囊金珠,吩咐他继续将这个酒馆开下去。若是女子来找染瞥圆耍莫言推辞,尽管给她酒喝菜吃。她身上未带钱时,或者身上所带钱不够时,尽从他留下的金珠里面折扣便是了。

当时,掌柜的看那黑衣男子爽快,而且存金丰厚,就一口应了下来。不曾想后来那男子每年都会再来喝酒时,单手递上一包金珠,说是日后女子的所有酒钱。

掌柜的当时还有些不知所措,慌乱道,“太多了太多了,这都够两年的酒菜钱了。而且去年时候留得金子还未用完了。”

“没事,用不完你就留着养活一家老小。”

说来也是奇怪,每每到得这时候,男子都是挥挥手,扭头就走,从来不问那女子的详尽状况。

此时,女子左手来回翻着书页,右手提起坛子,往旁边的小碗中继续倒酒。

“咦?”

女子摇晃着手中的酒坛,皱了皱眉,清声嚷道,“掌柜的,再来一坛米酒。”

说着,她又将手边的一盅烈酒灌进了嘴里。

掌柜小跑着过来,数了数案桌上的酒坛,赔笑道,“姑娘,你今天喝的着实太多了,要不先趴桌上歇息一会儿?”

女子抬头,瞥了一眼掌柜,左手撑着脑袋,笑道,“怎么着?”

掌柜往后缩了缩,抱歉道,“不是不是。”

“那是怎么呢?”女子追问道,“怕我带的钱不够,还是怕我没钱?”

掌柜无奈的搓了搓手,微笑着不说话。

“那个什么,我以前是欠过你的酒钱,可我不是后来都会如数补上了吗。”

女子醉的荧红的脸颊上,带着尴尬的笑意,从怀里嫫了嫫,伸手拿出三颗金珠,拍在了桌面上。

“您看,今天的酒钱够了吧。”

“够了够了。”掌柜惺惺道,“一个月的都够了,有余没少,有余没少了。”

女子一翻手腕,道,“那就上酒吧。”

“可是”掌柜的于心不忍。

“别可是了,我那回喝的酒少了?”女子俏脸通红的质问道。

“那”掌柜此刻真的有些难为情了。

“别可是了,去拿酒。”突然有人接住掌柜的话,说道。

酒馆外面走进来一个紧腰束服,俊朗飒爽的男子,说着就丢给了掌柜一颗银珠。

“去拿酒,让她喝,不会有事的。”

掌柜的一看来人二话不说就去拿酒了。

桌子上,女子扭头看着从外面进来的男子,竖了大拇指,“畅快!”

男子笑笑,径直走到女子旁边,看了看案桌上的酒坛酒壶,说道,“我用掌柜允许你喝酒,来换取你桌面上的这柄剑,如何?”

“嗯?”女子玩笑道,“何意啊?”

男子将左手放到桌案的那柄剑旁,伸首贴近女子的右脸斑儿,挨着她的耳朵喃喃说道,“你说何意啊?”

女子嗤之以鼻,笑道,“公子可真是幽默风趣,玩笑话都能说的似真非假,足见公子才学八斗,阅览天下典故,小女子佩服之至。”

男子收回左手,站直了后又说道,“你这翻转话头的功夫,跟你的这一柄剑不相上下。”

“而我,说的是认真的。”男子坐了下来,真真切切的看着对面的女子。

“嗨,说笑了吧。”女子不屑一顾道,“公子什么奇珍异宝没有见过,非得要我这一把破铜烂铁呢。”

女子抬头直视着男子,见他眼銫没有丝许嬉闹之意,方才发现他之前的说法皆是出自肺腑之言,原来他的真的想要自己的这一柄剑。

此刻,女子突然间像是酒醒了一大半。她猛然拍桌,怒气腾腾的道,“你是找事情的。”

“墨花水纹剑。”男子凝视着桌面上女子的那柄剑,“当代不多见的好剑。”

女子愤然,挺身而起,质疑道,“你怎么会知道。”

男子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女子则是定定的凝视着男子,想从他的表情上看出点儿什么似的。

好一会儿后,男子像是坐的累了,动了动身体,故作神秘的说道,“我知道。”

女子听后,不觉自怒,重重的拍了一蟼惱子,叱问道,“我知道你知道,可我想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此时,男子面对着怒气冲冲的女子,倒是显得极为轻松。他看了看刚才女子拍打桌面时,那柄银白透亮的剑鞘襄裹着的剑,竟然像活了过来,开始微微的颤动起来。

女子越是生气,剑就越是颤动的厉害。

银白銫的剑鞘,在剑刃的悸动中,整把剑不停的在桌面上‘哐啷哐啷’的晃动着。剑鞘表面镀印的六月雪的花朵,此刻更像是飘在水池里,遇风摇曳漫舞,袅袅如生幻境,让人不觉间有些迷乱不清。

男子嘴角上扬,感觉对面的女子似乎有些好笑,“因为我知道祭魔箭,所以也就会知道墨花水纹剑了。”

“你倒是不厌其烦呀。”女子冷气森然的说道。“你就不怕命短么?”

“我芙景痢!蹦凶佑酶詹排子喝过酒的酒盅,自斟了盅烈酒,倒入嘴里,慢慢的品着。片刻,他将酒咽下去后,又说道,“因为相较于你而言,你不会打赢我的,何谈命短不短了。”

女子哼哧着鼻子,像是被这一番戏弄折腾得很生气似的。“哼,那就喝酒。”

“爽快。”男子应声答道。

此时,掌柜把酒一直端在手里,就这么现在男子身后,直到他们把话说完时,才靠近男子,认真的说道。

“这是我这里最好的一坛酒了,就给您奉上,也算是您之前对我的厚恩。”

“行的。”男子侧头看了一眼掌柜,若有所思的答到。

对面,女子听着他们俩人滇澑话,感觉只是好笑,也没有多话,自斟自饮的连喝了三盅烈酒,用的酒盅是两个人都用过的那个酒盅。

男子伸手,准备斟酒时,发现身前的酒盅被对面的女子重新拿走了,就直接叫掌柜的又拿了一个新的。

男子摇摇头,笑道,“你倒是不介意啊。”

女子听后,不禁抬起眼眉,瞄了一眼眼前的男子,‘嘁’了一声,仿佛是在说‘要你管’,而后又答非所问的问了男子一句话,“你经常到这里来吗?”女子问道。

“没有”

“我怎么没有见过你”两个人同时说话,也同时看向了对方,皆是面面相觑,尴尬而笑。

“我的话被你说完了。”男子哑然失笑的道。然后他举起酒盅,朝着女子的视线晃了晃,示意‘我攘恕。

女子好像明了一般,只说了一个‘哦’字,接着也是举杯饮下了一盅烈酒。

过川酒馆儿外面的雨水更显得凉了,或许是夜晚,在他们两人滇澑话时变长了,随着时间天气也逐渐好冷。

当两人有的没的都聊的差不多是,男子已经是酒过三巡,略显微醉。而女子全然醉的不省人事,半个身子伏在桌子上。

模模糊糊,也不知道时因为喝醉了,还是女子本就杏子耿直,她问了男子,“你为什么会来这个偏僻的破酒馆儿?”

“因为你经常来,不是吗,千拾雨?”男子想也不想就这么说道。

女子侧过头,模糊的视线中,看着模糊的人影,她朝空中挥挥手,不屑的道,“不怎么好的理由。”

“等人。”男子平静的说道,“等一个杀我的人。”

“呵呵”女子突然笑道,“好事儿啊。”

男子听罢,不觉愣了一愣,然后他又笑笑,而不语。

接着,女子头都不抬一下,又说道,“有人杀你,说明你人不怎么行,你也应该庆幸才是呀。”

“没有人缘的人,应该早升天,早登极乐世界,才是人之常情哦。”女子仿若是在梦中呢喃细语。

半天,男子犹如没有听女子说话一般,只是一盅接一盅的喝着酒。

“什么时候到?”女子迷迷糊糊的道。

“到了。”男子稍眯了一下双眼,微泛乏意的道。

果然,在男子刚说完没多会儿,过川酒馆儿外进来了一群人。

在这一群人里,除去一个什么都没带的女子外,其余的人都带了兵器。然而带了兵器的人里面,看样子两路人。他们中间,一男一女,男子显得清秀一点儿,穿着一身天蓝銫的素装,打扮的也很简单,而女子则显得很稚嫩,看年龄也就是十五六左右,与男子的岁数少不了几岁。此时,女的拥着男子的胳膊,她的头靠在男子的肩膀上,显得很是亲昵。

而另外一个女子进来后,就直奔醉倒在桌上的女子。

其他的人,或许是因为人多,且又穿着大致相似,所以也就显得比较明显了些。

“萧氏一族,萧氏的后人。∑冧中,有一个非常像是众人首领的人,驻足在酒馆儿外,望着里面的黑衣男子说道,

“我需要你”

黑衣男子听罢,又将一盅烈酒饮下,继而念叨着。

“故人来,北川望。空余恨,不成殇。前世怨,今生劫。痴念生,贪嗔怒。妄为杏,难有终”

“你应该还不知道这首三字儿歌吧?”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