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冷月小说 > 都市 > 农家奋斗记事 > 第005章 亲戚

农家奋斗记事 第005章 亲戚

作者:黯奴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5-26 18:02:11 来源:棉花网

mhtwx.la

大宝妈是真的生气,狠狠的甩大宝一巴掌问他耗子药是怎么回事。

大宝胆儿小,又最怕他妈,都不用多问就哭着全都招了。

“是晓峰哥给我的,他让我药咱家狗。他说突然死的狗咱家不敢吃肯定会扔掉,他再去捡回来烤着给我们吃,呜呜呜。”

大宝妈抽出半截杖子又要打孩子,张永梅忙忙拦住,“有啥话好好说,打孩子能有什么用,小小子都皮,骂两句得了。”

“三婶子,你别拦着我,我今天一定要打死这个兔崽子。耗子药药死的狗那能吃吗?吃了不得连人都药死啊,我今儿不狠狠的打他一顿他不长记性”,大宝妈急赤白脸的说道。

到底还是心疼儿子,怕儿子出事。

奈何皮小子不懂娘的心,还不要命的抽抽搭搭辩解道:“药不死人。头前儿我们吃药死的兔子都没事,不信你们去问鞠堂成,我们吃的就是他药死的兔子。”

张永梅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慌急的问道:“堂成药死的兔子?药死谁家的兔子?”

答案只有一个,因为村里就只有鞠长福家养兔子!

“三婶子,这里面的事儿我是真不知道,你看现在怎么办吧?”大宝妈蹙着眉怪不好意思的问道。

鞠长福因为自家兔子打鞠敏姐妹的事儿村里人都知道,有人说鞠长福下手狠,但更多的人指责鞠敏姐妹蔫吧坏不懂事。

大宝的一句话完全推翻之前的所有说法,鞠敏姐妹根本没动那兔子,弄死兔子的其实是鞠长福的儿子鞠堂成!

想息事宁人,这就是小事儿,不想息事宁人,那这就是一件大事。

张永梅做不了家里的主,让鞠敏跑回家把鞠文启叫过来。

鞠文启过来的时候把鞠长福和鞠堂成全都叫了过来,大宝把事情说的有鼻子有眼,鞠堂成根本翻不出花来。

鞠长福的脸色别提多难看,抬起手就给鞠堂成一巴掌,把孩子打的哇哇哭。

鞠灵听到哭声也扯着嗓子跟着哭起来,觉得自己倍儿委屈的大宝没忍住也跟着哭,三个孩子的哭声吸引来不少看热闹的人。

这下好了,不用等到明天早上全村上下就肯定都知道怎么回事,看鞠长福臊不臊的慌。

鞠长福要打孩子第四巴掌的时候鞠文林和他媳妇蔡美玉连跑带颠的赶过来,一个拦着儿子一个护住孙子。

“这是干啥?一笔写不出两个鞠来有多大的仇多大的恨整这一出,不嫌丢人啊?”鞠文林训斥道。

这话明着是在骂鞠长福其实是暗指鞠文启。

鞠文启就是泥捏的人儿也被逼出几分脾气,梗着脖子顶道:“长福拎着鞭子追到我家打孩子的时候咋没嫌丢人呢?我两个闺女被冤枉还挨了打长福就没有个说法吗?”

“还要什么说法?打都打了你要不服气就打长福一顿,谁都不拦你”,蔡美玉一边给孙子擦眼泪一边贼不讲理的说道:“多大点儿的事,你家就两个丫头片子挨了顿打长福家可死了一窝的兔子,长福都没闹你闹什么!”

他家死了兔子那也是他们自己家人做的孽,凭白打了无辜的人就能不了了之?鞠长福能拎着鞭子去别人家闹他们就不能在外边替自己讨回公道?根本没有这样的道理。

张永梅和鞠文启心里都憋闷的不行,奈何他们嘴上都不够利索,根本骂不过蔡美玉。

好歹村里还有明白人。

村口老孙头叼着烟袋锅子含糊说道:“那兔子又不是鞠老三家姑娘药死的,长福错怪了人就该赔不是。”

老孙头不当官不管事,可他有文化,以前还在县二中当过老师,在村里特别受尊重,说话也特别好使,每年过年大半个村子的人都会给他拜年。现在他开了口,就有好些看热闹的村里人帮着说话。

鞠文林一家成为众矢之的,就是一个人有八张嘴都说不清楚。

末了,鞠长福迫于压力跟鞠文启道歉,还承诺赔偿鞠敏两姐妹。

鞠长福耍了个小聪明,他只说赔偿,却没有说赔偿什么。

今儿个村里特别热闹,好几户人家噼里啪啦的打孩子,往村里哪个位置一站都能听到孩子的哭嚎声。

大半夜的鞠灵尿湿被子哭起来,张永梅给她换了尿布又冲奶粉喂她喝下,关灯后夫妻俩都没有什么睡意,便又说起话来。

鞠长福这王八蛋坏到骨子里,揪着鞠堂成来家里,当着鞠文启一家人的面打孩子。

他就等着夫妻俩开口制止呢,只要他们一开口,那就什么都好说。

夫妻俩都知道他的心思,可到底不忍心看到六岁的孩子在自己家被打成那样,忍不住开口阻止。

这一阻止就变主动为被动,这件事差不多就彻底掀过去,以后谁提谁不地道。

之前说好的赔偿鞠长福倒也兑现了,不过不是钱,是一瓶罐头一把粉条和一袋儿童乐饼干。

他打了两个孩子,就算赔偿东西怎么也得赔双份的,他可倒好,统共三样东西还每样一份,脸皮稍微薄一点儿的都拿不出手。

这会儿提起来张永梅还气的不行。

“没有这么欺负人的,怎么说他也得叫你一声叔,咋能干出这种事来!”张永梅叹着气埋怨道:“说到底都因为咱家穷,因为咱家没有劳力,他们揪准咱们遇到棘手的事儿还得求着他们帮忙。”

鞠文启也跟着叹气,愁苦道:“自从咱爹走不就一直这样吗,说得好听是一家人,真的遇着事儿了还不抵外人。”

他们说起早几年的一件事来。

张永梅生鞠静的时候正赶上收秋,那年老天爷不心疼人,秋收的时候雨水特别多,家家都怕突然一场霜一场雪下来庄稼埋地里都抓紧抢收。

家里只有鞠文启一个人能下地干活,起早贪黑的忙活收的还是慢,别人家都收完他们家还有一大半没有收,张永梅急的直哭,月子都没做好。

实在没有办法,鞠文启去求鞠文林帮忙,他想着怎么都是自己家亲戚,今年他们帮他,赶明儿他有条件了也肯定帮他们。

鞠文林不情不愿的同意帮忙,让鞠长福和二儿子鞠长龙帮着收秋。庄稼全都抢收回来,鞠长福兄弟俩却赖在家里不肯走,一定要鞠文启给钱。

用他们的话说“天底下哪有白给别人干活的道理”。

一开始求人的时候没提钱的事儿,干活的时候张永梅还一天三顿好酒好菜的招待着,随便找村里其他人帮忙也就这个水平,找自己家人反而要给工钱。

这件事很伤夫妻俩的心,可以后再遇着事儿,他们还是要求着鞠家帮忙。

为什么要求他们?因为鞠文林有两个儿子,在村里能说得上话,他让外人别插手鞠家的事情别人就不会帮忙,鞠文启就只能求着这些所谓的亲戚!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