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冷月小说 > 玄幻 > 洛神诀 > 悲莫悲兮生别离(上)

洛神诀 悲莫悲兮生别离(上)

作者:洛二十三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0-05-26 17:32:41 来源:棉花网

楔子

南疆,黑森林。

白色的影子在密林里闪过。

牧雨停在通往悬崖边的空地中间,看着远方的天空苦笑。已经到尽头了么?逃亡了那么多次,还是逃脱不了命运的锁链啊,无论他逃到哪里他们都会追上来。

唰唰,唰唰,密林里掠出数个身影,截断了牧雨的退路。

“雨儿,跟我回去吧,不要再胡闹了。”黑衣老人沉着脸。

“莫叔,我真的不想和你们动手,您就放我走吧。”

牧雨回过身来,脸色痛苦。

老人面无表情的挥手,身后持剑的四人掠出,以某种阵型站立,摆出截然不同的起手式。

“四灵剑使,四象剑阵。”

“少阁主,跟我们回去吧,否则要是不小心伤了你,我们也不好向阁主交代。”青龙剑使语气冷淡。

牧雨轻叹了口气,抬手握住剑柄,身体慢慢紧绷起来,那一瞬间可怕的杀机锁定在青龙剑使身上,如同凛冽的寒风。

“动手。”青龙剑使脸色一变再不迟疑。

锵,牧雨拔剑,青色的剑光绚丽盛大,杀机隐现。四灵剑使挥出不同的剑招,蓝光、白光、赤光、乌光在空气里荡漾开来。

五人一触即分,光影破碎。青龙剑使站在远处剧烈的喘息,脸色惨白,左手紧紧捂着胸口,鲜血从指缝间源源不断的涌出。牧雨那一剑,简直是神鬼莫测,四象剑阵在刹那间被击溃,若非他反应够快及时后退,就要被一剑洞穿胸膛了。

白虎、朱雀、玄武三位剑使站在他的身边,不敢稍动。远处的牧雨摇摇欲坠,脸色同样惨白,身上的白衣遍布剑痕,鲜血淋漓。

“拔剑术,你这个疯子。”青龙剑使心有余悸,看向牧雨的目光里满是惊惧。

老人皱了皱眉,没想到牧雨为了逃离,竟然连那样的剑术都会施展。舍弃一切防御,只为攻击,向死而生。

“莫叔,我不会回去的,所以,抱歉了。”

牧雨踉踉跄跄的后退,脸上慢慢慢慢的露出笑容。这里就是他逃亡的尽头了,能够看到自己的结局,也挺好。

“你想干什么?”老人厉喝,神色惶恐,“快停下。”黑色的影子暴射出来,伸手抓去。

牧雨纵身一跃,向后坠落,刹那间就消失在了云雾里。

“不......”

......

第一节遇见

景德八年秋,汴京城,龙图阁府。

早风从南城门外的平原上吹来,带着渐渐浓重的凉意,学士府的漆木连廊里身着素青窄袖衫襦的侍女们施施然来去。

一个淡绿色的影子从假山后飞快的闪过,带起微风,几片火红的枫叶自树上飘落。

“咦,那边好像有人?”连廊里侍女驻足张望。

“阿碧,你看错了吧,那里什么也没有啊。”

“我明明看到有人的啊。”阿碧挠挠头。

“好了,阿秋还等着给小姐梳妆呢,我们得快点把银钗、玉饰和襦裙送过去。”

“哎,阿双,等等我。”

“阿秋,快点,再晚就要被爹爹发现了。” 巨大的枫树下探出个小脑袋来,女孩眼眸灵动,眉眼纤细睫毛如月,樱花般的嘴唇轻轻动了动,声音好听。

“来了来了,小姐,我又没学过轻功,跟不上你嘛。”阿秋嘟囔。

“啊呀,死丫头,你还敢顶嘴。”

“小姐,痛痛痛。”

“死丫头,声音小点,你想害我被抓回去啊。”

在阿秋脸上掐了一下,杨熙雯一把搂住她的腰,脚尖轻点。阿秋只觉得身体一轻,凌空飞了起来,刹那之后就落到了府宅外的小巷里。

“小姐,好......好厉害。”阿秋拍着胸口,新奇又惊喜,“什么时候您也让刘教头教教我轻功嘛。”

杨熙雯斜眼上下打量阿秋:“你那么笨,还是别学了,万一不小心摔死了,就没人陪我玩了。”说完就蹦跳着往西市的方向跑去。

“人家哪有那么笨嘛。”阿秋看着自家小姐的背影,垂头丧气。

......

“糖葫芦,好久没吃过了。”

“哇,是桂花酿,听说玉青峰最喜欢的酒就是它。”

“还有这个,素芙糕,天山剑派的上官久为了它可是日行千里,专门从西域赶到汴京品尝呢。”

“阿秋,看那边那边,是傀儡戏,仙乐坊的华凌旭公子最擅长的武功就是傀儡术,刘教头跟我说过,傀儡术奇诡变化,神秘莫测,是最厉害的武功。”

杨熙雯在西市的人群里穿梭,满面欢喜。

“小姐,您慢点,我跟不上。”

“阿秋,快点快点,我得抓紧时间多玩一会儿,不然就要被刘教头抓回去了,这里好多东西都没见过呢。”

“来了来了,小姐。”

逛了大半个时辰后两人转进一处小巷,打算绕道回家。

“小姐,一会儿我们还要去碧华园吗?”阿秋满心担忧,“这次可是曹家的郡公夫人发出的邀请,不去的话又要被老爷禁足了。”

蹦蹦跳跳的杨熙雯听到这话,回头瞪了阿秋一眼。她撇撇嘴,狡黠一笑。

“没事,到时候我就去找娘求情,别看爹爹平时对娘凶得很,其实啊你们不在的时候,爹爹最听娘的话了。”

“嘿嘿,哪里来的小妞,长得还挺水灵啊。”

小巷里忽然冒出来五个大汉,挡住了杨熙雯和阿秋的去路,目光在两人身上打量着,不怀好意。

“看到这么水灵的小妞,是不是想轻薄一下啊?”杨熙雯看着大汉们笑容满面,竟然还眼送秋波。

“小姐,我们快走吧。”阿秋悄悄的拉了拉杨熙雯的衣袖,神色怯怯。

“不怕,别忘了我可是龙图阁府第一高手,连刘教头都不是我的对手,几个小毛贼,本女侠还不放在眼里。”她拍拍自己的小胸脯,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

“嗯,这小妞有点意思啊。”其中一个大汉挑眉,“既然你这么说,那大爷我就不客气了。”

他坏笑着一步踏出,伸手抓向杨熙雯的肩膀,杨熙雯看着大汉抓来的手,在千钧一发之际闪身,右手成爪抓住大汉的手腕,用力扭转。

“咦,这小妞还懂点花把势啊。”大汉见杨熙雯一气呵成的动作,微微惊讶。

“怎么样,现在还想轻薄本女侠么?”

“嘿嘿,这么漂亮的女人我这辈子都没见过几次,怎么能放过呢?”

大汉怪笑一声,手臂里涌出巨大的力量震开杨熙雯的小手,他身形一闪,转到杨熙雯身后,一把抱住。

“哈哈,怎么样,本大侠这招黑蛇缠身还不错吧。”

“你你......快放开我,这次不算,你已经被我抓住了,怎么还可以还手?”杨熙雯气急败坏。

大汉们一阵哄笑,杨熙雯脸色更红,羞愤异常。

“嘿嘿,我就不松手,你能奈我何?”大汉在杨熙雯耳边轻声细语。

“你你......登徒子。”杨熙雯不停的挣扎,可完全抵不过大汉的蛮力。她看向阿秋,声音里带着哭腔。

“阿秋,你快走。”

“小姐。”阿秋脸色焦急又带着恐惧,“你们知道我家小姐是谁吗?”

“哟,你家小姐是谁啊?这个我们还真不知道。”怀抱长刀的大汉看向阿秋,笑容轻蔑。

“我家小姐可是龙图阁学士杨烨大人的女儿,你们最好快点放开她,否则小心你们的脑袋。”阿秋发狠似的说,却难掩外强中干的模样。

“龙图阁学士,呵呵,了不起啊,从三品的大官呢。”大汉瞪大了眼睛,忽然又冷笑一声,“哼,可惜了,站在你面前的若是别人或许会因此放过你们,可我们兄弟五人却不吃这一套,我们最讨厌的就是那些披着人皮的狗官。”

“所以,去你他妈的龙图阁学士。”大汉瞬间掠出,小巷里亮起冰冷的刀光,杀气如同风暴般席卷开来。

阿秋愣愣地站在原地,身体僵硬脸色苍白,眼里映着的那柄长刀飞快的变大。

当......

大汉面前忽地闪过一道影子,斩落的长刀似乎撞上了什么东西,巨大的反震之力带着他连退出十余步远。

“什么人?”大汉稳住身形,厉声喝问。

抬眼看去,衣衫褴褛的少年站在阿秋身前,沾着灰渍的脸依稀能看出些清秀来,眉眼间带着难掩的沧桑。

“我说,你们五个大老爷们竟然欺负两个小女孩,太不要脸了吧。”牧雨左手杵着竹杖,右手拿着破烂的瓷碗,斜眼鄙夷。

“哪里来的小乞丐?最好不要多管闲事。”大汉皱眉,自己刚才那一刀虽然未出全力,但这瘦弱的少年竟然能够格挡下来,可见功夫不弱。

“公子,请你救救我家小姐,只要你能救得了我家小姐,龙图阁府必有重谢。”

牧雨回头看了阿秋一眼,嘴角轻扯,摇了摇头。

“果然是官宦人家说话的口气。”

“公子......”

“不必说了,我之所以出手不是因为要救人,这几个家伙我已经找了很久。川江五虎,还记得我吗?”

听牧雨道出自己五人的名号,川江五虎瞳孔骤然收缩了一下,脸色微变。

“你是谁?竟然知道我们的名号。”

“大哥。”持刀的大汉回头,去看站在最远处的中年人。

中年人冷冷的盯着牧雨,危险的光从眼睛里一闪而过。

“杀了他,我们的身份不能在这里暴露。”

三位大汉在刹那间急掠而出,刀光、鞭影、飞针同时袭向牧雨。

阿秋完全没看到牧雨的动作,只觉得眼前一阵模糊,灰色的影子如狂风般闪过,叮叮当当的声音响落,那些声音里恍惚夹杂着人的惨叫。

“这种剑法,你是......不要恋战,快走。”中年人忽然想起了什么,脸色剧变,抬手发出数十道暗器后转身而逃。

“可笑,到了现在,还想走么?”

牧雨冷哼,身形一闪直接从暗器之间穿了过去。他手里的竹杖划着诡异莫测的痕迹劈刺,速度快得不可思议,咚咚咚,三声闷响后牧雨出现在杨熙雯眼前,咧嘴一笑。

“你......”抱着杨熙雯的大汉脸色发白,一把将杨熙雯推出,牧雨和她错身而过,竹杖自身后刺出。咚,又是一声闷响,大汉摔落在地,再无声息。

“逃了么?”牧雨看着小巷外人来人往的大街,摇摇头,“几年不动手,竟然退步了那么多。”

“啊呀。”杨熙雯摔在地上,痛得龇牙咧嘴,差点哭出来。

“喂,你没事吧?”牧雨的脸凑她眼前,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

“当然有事,我屁股都要开花了。你刚才怎么不接着我?”杨熙雯大叫,丝毫没有对救命恩人的感激。

“呃,我忙着打坏人呢,空不出手来接你啊。”牧雨满脸无辜。

“你不是有两只手的吗?”

“可是,我左手得拿着吃饭的家伙吧。”牧雨扬了扬手里破烂的瓷碗,“要是摔碎了,我以后就要饿肚子了。”

“你你你......你浑蛋,我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还没有那破碗重要?”

牧雨挠挠头。

“我可以说实话么?”

“你说。”

“没有。”

“浑蛋。”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阿秋连忙跑上前来满脸关切。

“你看我像没事的样子吗?”杨熙雯没好气的瞅了阿秋一眼。

“啊,小姐。”阿秋忽然嚎啕大哭,“你不要死啊,你死了我可怎么办啊?”

“死丫头,我没被打死都被你咒死了。”杨熙雯抬手拍了一下阿秋的脑袋,从地上爬起来,有些狼狈。

“你把他们都杀了?”她回头看到躺在小巷里的四位大汉,惊道。

“姑娘,在汴京城杀人可是犯法的。”牧雨说着扭头看了一眼,“有人来了。”

杨熙雯回头,十几位身穿蓝色布衣的男人浩浩荡荡的赶来。

“不好,是刘教头,阿秋快走。咦,那家伙呢,怎么不见了?”

“小姐。”刘教头远远的看到杨熙雯,脚下发力,如同猎豹般掠过数十米的距离,拦到她的面前。

“好巧,刘教头今天也来西市逛街啊。”杨熙雯嘿嘿傻笑。

“小姐。”刘教头板着脸,“这一次大人是真的生气了,等碧华园之事结束,你就要被禁足了。”

“啊,爹爹真的生气了。”杨熙雯顿时垂头丧气起来。

“走吧,我们去碧华园。”

老街对面的屋顶上,牧雨看着杨熙雯在仆人们的簇拥下离开,嘴角不自觉的扯出一丝笑容来。他的手里握着小巧的钱袋,荆棘丛生里开出一大一小两朵纯白色的玫瑰,是精致的苏绣做工。

抛了抛那个钱袋,牧雨从屋顶掠下,消失在人海里。

......

第二节碧华

碧华园,秋韵馆。

“杨公家的小姐还没来么?”曹休站在窗边,凝望阳光下波光粼粼的湖面。

“回公子,还没有。”身后的仆人阿洛应声。

曹休回过身来,棱角分明的脸上看不出表情,他踏步向外走去,重锦的大衣如同宣纸上晕开的墨迹,带起微风。

“既然还没来,便不要等了,开始吧。”

“是。”阿洛松了口气。曹休回头的刹那,就像是刀锋出鞘,寒意逼人。那样的气质,即使是身经百战的军人也无法企及。对于自家公子的过去,他都是知道,可笑这汴京城里的王公贵胄,还以为公子是凭着郡公大人的福荫才坐上了武殿都指挥使的位置。

他暗自嗤笑,跟着曹休走出内堂去往秋韵馆的花台,那里已经有十几位贵族公子和小姐在等待他们。

“王兄,听闻昨日你在墨雨轩又入了一幅字。”

“秦兄你这消息可是够灵通的,是啊,那幅字乃是薛际的《雁塔圣教序》,价值万金,若非家父同样喜欢书法,这幅字我可拿不下来。”言语间不无得意。

“薛际的《雁塔圣教序》,那可是和颜真卿的《颜勤礼碑》欧阳询的《九成宫》齐名的书帖。”

“正是,什么时候我请秦兄过府,鉴赏一二。”

“好,那就如此说定了。”

两人举杯,算是作了约定。

“颜夕姐姐,你的心上人还不出来啊,我们都等了快半个时辰了。”说话的少女摆弄着自己的淡绿色裙装,一脸哀怨。

上首的颜夕暗自掐了一下少女,脸色微红。

“蓁蓁妹妹,你瞎说什么呢,谁有心上人了?”

“哎呀。”叫蓁蓁的少女痛呼一声,撇撇嘴,“哼,敢想不敢认,不如一会儿我替你向曹公子表达一下情意。”

“不许说。”颜夕一把捂住蓁蓁的小嘴,四下看了一眼松开手,“喂,你非要闹得人尽皆知啊。”

“好了好了,我不取笑你啦好姐姐。”

“曹公子到。”

内堂传来清亮的高呼声,花台上窃窃私语的众人立刻噤声,都看向偏门的方向。曹休迈着步子踏出,锋利如刀的嘴唇抿成一线,透着淡淡的红润。

好英俊,女子们心里都浮出这样一句话。除了颜夕和蓁蓁外,这里的其他女子都还是第一次见到曹休的样子,此前他们所知均是曹休的家世背景和那如雷贯耳的盛名——济阳郡公之子、大宋最年轻的武殿都指挥使。

曹休在首席坐下,环视众人,点点头。

“烦劳诸位久等,开始吧。”

“奏乐,笙歌。”阿洛起声。

乐曲奏响,唱词人缓步入场,低吟浅唱。侍女们端上简单的小食和果酒。花台四面的帷幕忽地落下,大片大片的菊花出现在众人眼前,花海里掺杂着月季,更远处是一丛丛的木樨。

淡淡的香气在风中萦绕,沁人心脾。

得此美景相伴,众人皆是举杯,一时间觥筹交错,热闹非凡。

“曹将军,听闻你剑法了得,也曾在军中服役上过战场,不如你我切磋一番,就当为大家助助兴。”

突兀间响起的声音令所有人都愣住了,目光转向男方上首。说话的人面容刚毅,玄服加身,腰间配着长剑。

“是狄云,难怪,原本按照升迁,今年这武殿都指挥使的职务该是他的,可谁知道曹休忽然从北漠军中崛起,累积了一身战功连升数级,稳压了狄云一头。”

“是啊,想来狄云也不服气,狄家世代从军,祖上的狄青将军更是战功赫赫的名将,拥有世袭的中书令,只不过是寒门将军,一直不被那些底蕴深厚的门阀世家认可。”

“寒门终究是寒门,如何能与我等相比?”

那人笑笑,不再说话。若真是如此,他们又怎会屈居人下,世袭罔替,不过三代,在那些位高权重者眼里,真正看中的不是身份,而是能力与野心。

“狄云,今日我们受郡公夫人的邀请来此赏花,是为了陶冶性情,你这样动刀动枪,是不是太无礼了些?”颜夕皱眉。

“我是军人,不懂赏花那样高雅的事情。”狄云冷冷的回应,“想来将军也和我一样吧。”

“不错不错,赏花这种事最无聊了,没想到还有人和我一样讨厌啊,难得难得。”

不知道什么时候杨熙雯已经赶到,大大咧咧的坐在了女方末位。

“我说曹将军,您号称是汴京第一公子,更是位居武殿都指挥使,想必功夫也很厉害吧,不如就和这位兄弟,啊不,是这位公子,切磋切磋嘛,又不会少块肉,我在家就经常和下人们切磋。”

“小姐。”阿秋拉了拉她的衣服,心里暗道好丢脸。

花台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杨熙雯身上,脸色古怪。曹休微微斜眼看着她,眼里闪过一丝疑惑。

“公子,这位就是龙图阁学士杨大人家的女儿,唤作杨熙雯。”阿洛低声介绍。

“龙图阁学士家的女儿,还真是有些......与众不同。”

“喂喂,你是不是不敢啊。”杨熙雯的下一句话顿时让整个花台一片死寂。

“有何不敢?”曹休霍然起身,目光直指狄云,忽然间他的眼神似乎幽深了起来,像是蒙着巨大的黑幕,一眼看不到底,“阿洛,取我的剑来。”

“有好戏看咯。”杨熙雯眼睛放光。

从阿洛手里接过黑鞘长剑,曹休走到场中。狄云看着他,目光凝重。他并不相信那些流言,曹休身上的气质只属于真正的军人,那样冰冷如刀锋的目光,幽深之下藏着刻骨的孤独。他曾经一定不是一个这样的人,不知道为什么狄云有种直觉。

“狄青将军狼锋剑的大名曹休早有耳闻,不知道狄云兄继承了其几分火候?”

“不管继承了几分,今日曹兄都能看到。”狄云手握剑柄,“我会全力以赴。”

“希望不要让我失望。”

“也希望曹兄,不会令我失望。”

“定然不会。”

话语落下的瞬间,两柄剑同时出鞘,锵的声音重合在一起,刹那之后是剑锋交击的锐鸣。

周围的贵族公子和小姐们只觉得耳膜一震,仿佛脑袋被重重的敲了一锤,难受异常。杨熙雯脸色发白,嘴唇抿紧死死地盯着场中交错的身影。

狄云的狼锋剑凶猛凌厉,气势逼人,特制的长剑刃宽厚重,带着锋刺,如同狼牙。他每一次挥斩,空气就会发出可怕的撕裂声,足见长剑之上携带的强大力量。

面对狄云如此猛烈的攻击,曹休却是不慌不忙,每一剑都恰到好处的斩在狼锋剑力量最为薄弱的一点。他进退有度,暗红色的长剑挥出迷蒙幻灭的剑影。

众人看着那柄剑,不觉有些精神恍惚,似乎是被什么奇异的东西慑住了心神。杨熙雯用力的摇头,想要看清那柄剑,可它始终笼罩在血色的光影之中,看不真切。

当当当,狄云剑势猛然变化,身形急转,速度提升到极致,看起来像是一个人分成了四个人围绕着曹休转动,身法诡异莫测。那是群狼狩猎的前兆,剑刃割裂空气的声音宛如恶狼的嘶吼。

曹休静止不动,长剑立于胸前,剑指按住剑身,听力放大到极限,捕捉每一丝掠过的风声。面对大名鼎鼎的狼锋剑,即便是他也不敢大意,群狼的扑杀足以致命,只有找到隐藏在狼群里的头狼,他才有得胜的机会。

“狼锋,牙弑。”

呼,呼,呼,呼,破空声同时从四个方向传来,听起来高低不一,狄云终于用出了狼锋剑的绝招,如他所说,全力以赴毫无保留。

曹休也终于如愿以偿,看到了那最凶猛最可怕的剑招。那一个瞬间,他的眼前似乎真的有数十头恶狼扑杀,暴戾凶猛的气息淹没过来,令人恐惧。

“狼锋剑,果然不负盛名。”他低声喃喃,长剑落下,又在刹那间急舞起来,化为一片妖异的血光,“修罗,鬼舞。”

曹休的剑招,看起来真的像是某种诡异的舞蹈,极致的神秘,极致的壮丽,极致的古老,透出难以言喻的压迫感。

当,呲......群狼在鬼舞下溃败,狄云和曹休错身而过,剧烈的喘息,喉间裂开一条浅淡的剑痕。他手里的狼锋剑震颤不止,三齿剑刺已经崩碎。

“我还有事,告辞了。”狄云忽然踏步,走出花台,步子那么急切。

“不送。”曹休头也不回,只是收剑回鞘。

“好厉害。”杨熙雯呆呆的看着曹休,眼睛灵动地转了转,忽然从座位上跳起来跑到曹休身边。

“小姐,快回来。”阿秋急道,想拉却又不敢跟上去。

“你的剑法好厉害。”

曹休回头,看了杨熙雯一眼,没说话。杨熙雯看着他手里的剑,黑色的剑柄下,奇异的蛇形盘绕成剑镡,细密的蛇鳞深邃黯红。她忍不住伸手想要去摸一摸那柄剑。

“别动。”曹休一把打掉她的手。

“切,小气。”杨熙雯撇撇嘴,抬头看着比自己高出大半个头的曹休,“那你教我剑法吧。”

“今天的赏花就到这里吧,我有些累了,要回去休息。”曹休回身说完,就径直离开了,丝毫没有理会杨熙雯的打算。

“什么人啊这是,没礼貌。”

一众贵族子弟看着杨熙雯暗自嗤笑,纷纷起身离开。

“听说龙图阁府家的小姐与众不同,今日一见,果然不假。”颜夕看着杨熙雯笑了笑,出门而去。蓁蓁饶有趣味的打量杨熙雯,朝她做了个鬼脸便也跟着颜夕离开。

“阿秋,阿秋,快走。”等所有人都走光以后,杨熙雯才一把拉住阿秋,狂奔出去。

两人绕过秋韵馆,去往碧华园的侧门,而后从老街间的小巷穿过,来到汴京城北面的主街道。

“小姐,我们来这里干嘛?”

“等人。”

“等人,等谁啊?”

“曹休。”

“小姐,你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

“瞎说什么呢。”杨熙雯俏脸微红,“不过这家伙是长得挺好看的,武功还那么好,嫁给他其实也挺不赖的,还能让他教我剑法。”

“小姐。”阿秋忽然觉得鼻子一酸,眼睛了浮出一层雾气。

“我总是要嫁人的嘛,我早就知道的,这汴京城里哪个官家的小姐不是和门当户对的公子联姻,爹爹他也早有此打算吧,所以才无论如何也要我来参加这次碧华园的赏花之会。”

杨熙雯自顾自的说着。

“如果能嫁一个看得顺眼,武功又高强的夫君,我就很满足了。哈哈,现在怎么样还不知道呢?也许人家还看不上我嘞。咦,来了来了。”

两个人躲在小巷里探出半个脑袋,看着远处人流里走来的曹休,他的身后跟着那个叫阿洛的仆人和四名黑衣近卫。

曹休似乎是在想着什么事情,竟然和一个路人撞了满怀。

“哈哈,那家伙不是武功高强么?还能和人撞在一起。”杨熙雯偷笑。

“咦,小姐,他们怎么从那条小巷走了,将军府不走那条路啊。”阿秋看到曹休带着仆从和近卫走进左边的巷道,满脸不解。

“怎么好像,少了两个人。走,我们过去看看。”

两人穿过大街,远远跟在曹休几人身后。

“他们好像停下来了,小姐。”

“我看到了。”

大约半盏茶后,悄无声息离去的两名黑衣近卫押着一名蓝衣男子出现。

“公子。”一名近卫奉上墨玉雕琢的玉佩。

曹休接过玉佩来小心的擦了擦,低头直视着那男子的眼睛,漆黑的瞳眸里似乎蒙上了某种凛冽的寒意。

“知道这块玉佩是谁送给我的么?你这样卑贱又肮脏的人,竟然敢触碰它。”

“公子,公子,你放过我,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不该拿你的东西。”曹休的眼神宛如狮子的凝视,带着可怕的压迫感。

“手。”

黑衣近卫扭过男子的双手,锵,血光一闪而过,紧接着是刺耳的惨叫声。

“啊。”

“什么人?”曹休霍然回头,身形一动激射出去,刹那间就出现在杨熙雯和阿秋面前。

“杨小姐,你们来这里做什么?”看清杨熙雯的模样,曹休收敛了脸上的杀气,淡淡的问。

“没......没什么,我们只是路过,什么也没看到。”杨熙雯脸色发白,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带着阿秋落荒而逃。

“杨公家的小姐,倒是有趣。”

“公子,那个人怎么处理?”阿洛来到他身后问,“要让他消失吗?”

曹休看着杨熙雯的背影,眼神莫名,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

“把他丢到城外去吧。”

......

第三节白山

“小姐,小姐,不好了。”

“怎么啦阿秋?”杨熙雯坐在书桌前,百无聊赖,书桌上摆着未曾翻开的《太平广记》。

“将军府......将军府......来人了。”

“哪个将军府?来人不是应该去找爹爹么?”

“是曹将军,武殿都指挥使曹将军,前日您才在碧华园见过的。”

“是他。”想起曹休来,杨熙雯眼前闪过一幅血腥的画面,她用力的摇摇头,“他派人来干什么?”

“下聘礼。”

听到那三个字,杨熙雯脑袋忽然一阵嗡鸣,脸色发白,不知所措。

“阿秋,你刚刚,说什么?”

“曹将军遣那个叫阿洛的仆人送来了聘礼,说是正月就要娶您过门。”

“那......那爹爹......爹爹怎么说的?”杨熙雯一把拉住阿秋。

“老爷自然是高兴的,都没等夫人回来商量,就应下了。”

“阿秋,你先下去吧,我要看书了。”

“小姐。”

“我没事,你下去吧。”

直到阿秋离开书房很久后,一直被杨熙雯压抑的情绪才完全爆发,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怎么会?我才十六岁啊,就要出嫁了。我还没离开过汴京城,还没看过外面的世界,我还不知道江湖是什么样子。”

“我不想出嫁.......啊......”

......

呼,咚......

“哎呀,好痛。”杨熙雯扭头,一个青色的枣子骨碌碌在地上滚出去。

“是谁,敢戏弄本小姐?”

呼,咚......杨熙雯眼前闪过一个影子,脑袋又是一痛。

“谁,到底是谁?出来。”她跑出书房,站在院子里张望,寻找那个恶作剧的家伙。

“哈哈,哈哈哈。”

悦耳的轻笑声从头顶传来,她一抬头,枫树上白衣胜雪的少年衣袂飘飘,此刻正看着她笑,俊俏的脸好看得像是个女孩子。

“你是谁?”看到少年的样子,杨熙雯心里的火气忽然消了几分,可还是板着脸,“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被抓到是要进牢房的。”

“龙图阁府啊我知道,你怎么哭了?是有人欺负你么?告诉我,我可以帮你报仇。”看到杨熙雯脸上的泪痕,少年立刻从树上飞掠而下。

“算了,那家伙武功很厉害的,你肯定打不过。你还没告诉我你是谁呢?”

“我们前天见过的,在西市。”

“你是......那个小乞丐。”杨熙雯仔细的端详少年的样子,慢慢和脑海里一张脏兮兮的脸重合,“好啊,你竟然还敢出现,快说,是不是你偷了我的钱袋?”

“呃,这个?”牧雨尴尬的动了动嘴角,“那是情非得已嘛,没有你的钱,我怎么能穿上这么好看的衣服?”

“看你的武功那么厉害,怎么会是乞丐?”

“我当然不是乞丐啦,只是装作乞丐比较好玩嘛。”牧雨四下看了一眼,“想出去玩吗?我可以带你去。”

“好啊好啊。”

牧雨搂住杨熙雯的肩膀,单薄的胸膛传来微微的暖意,把深秋的寒凉驱散。

“走咯。”

两人从地上升起,牧雨脚点枫叶,燕隼般越过龙图阁府的高墙。他带着杨熙雯在屋顶间掠动,长发飞舞。那一刻,少年的白衣和少女的蓝色裙摆交织在一起,宛如蓝天和白云。

“哇,你的轻功好厉害。”杨熙雯看着西市人来人往的街道,不久之前她还在龙图阁府的高墙里被禁足,可现在竟然就出现在了繁华喧闹的西市。

牧雨笑笑,抬手摸了摸杨熙雯的脑袋。

“想学啊,我可以教你。”

“好啊好啊,学的事以后再说,现在我要去吃糖葫芦、素芙糕,我还要喝桂花酿。”

“呃,你跑慢点,我说,你带钱了没,我身上可是一分钱都没有了,喂喂......等等我。”

牧雨在杨熙雯的带领下辗转于西市各个有名的小店,品尝那些享誉江湖的名点。

“你知道这糖葫芦在江湖上,谁最喜欢么?”杨熙雯歪头问牧雨。

“呃,这个......”牧雨挠挠头,“不知道。”

“这都不知道,自然是本女侠啦,我可是汴京城第一女侠,以后还要做江湖第一女侠,名号我都想好了,就叫独孤侠。”

“啥,独孤侠?”牧雨差点把嘴里的糖葫芦喷出来。

“我是孤身一人嘛,所以就叫独孤侠咯,哪天我学成了武功,就一个人离开汴京,闯荡江湖,以后大口吃肉大口喝酒,无拘无束的多自在,抽空还能行行侠仗仗义,锄锄强扶扶弱什么的。”

牧雨看着自说自话的杨熙雯,她咬着一颗糖葫芦,说话的时候含糊不清,语气里带着浓浓的向往。

“啊,快看,那边就是卖素芙糕的地方。”杨熙雯飞奔起来,挤进人群朝老板大喊,来一份素芙糕来一份素芙糕。那样子,看起来没有一丝一毫大家闺秀该有的温婉和贤淑。

......

转眼间一个下午的时间就过去了,黄昏临近,夜幕开始从天边笼罩过来。

杨熙雯和牧雨坐在屋顶,看着最后一缕阳光从天地交界的地方消失,灰色占据了整片天空。

“我该回去了。”

“你不是想去闯荡江湖么?不如我教你轻功和剑法吧,这样以后你想出去的时候,就有武功可以傍身,偶尔还能行行侠仗仗义。”

“这个......”杨熙雯扭头去看牧雨,他的脸温润如玉,带着一丝沧桑,柔和的眉轻轻蹙起,可他的眼睛又是那么的清澈,一眼就能看得到底。

“好啊,那你教我吧。”

牧雨扭过头来,忽然露出一个好看的笑,他一把拉住杨熙雯:“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呼,两个人在楼宇间掠过,去往汴京城外的方向。

......

“这是什么地方?”杨熙雯站在山崖边,夜幕已经降临,此刻东方的位置,汴京城灯火通明,红色的火光汇聚如潮水,盛大而壮丽。

“这里叫白山,我刚来的时候就住在这里,以后我们俩就暂时在这落脚了,等你学完了轻功和剑法,就可以回家咯。”牧雨在草地上坐下,看向远处的汴京城,灯光映着他的眼睛,明亮美好。杨熙雯靠在他身边坐下,也看向山下的汴京城。

“好美,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汴京呢。”

“以后你每天晚上都能看到了。”

“嗯。”

“你真的很想离开这里么?离开汴京,去看一看江湖的样子?”

“江湖,其实我根本不知道所谓的江湖是个什么样子?但我很喜欢江湖那个地方,那里应该是很自由的,大家无拘无束,人们都是一身正气,强大的人帮助弱小的人,一起齐心协力对抗坏人和恶霸。”

牧雨歪歪头,看着杨熙雯的侧脸,她的脸上带着对江湖的向往,说着说着就笑了起来。

“那里应该是一个很美好的世界。对了,你武功那么厉害应该是江湖中人吧,快跟我说说,真正的江湖是什么样子的。”

“真正的江湖。”牧雨脸上的表情凝固了一下,又笑了起来,“是啊,那里是个很美好的地方跟你想的一样。”

他慢慢的低下头,清澈的眼睛里忽然有种深刻的悲伤潮水般涌过。

“大家都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生活,大口喝酒大块吃肉,因为要很久才能和朋友见面,所以尽情的欢笑。”

“总是强大的人帮助弱小的人,好人们都团结一心,组成了正道,一起对抗坏人。”

“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个比武的盛会,厉害的人都出来比试,争夺武林盟主的位置。”

“武林盟主,那是什么?”

“那是江湖中武功最厉害,最德高望重,足以令所有江湖侠客都信服的好人。”

“好厉害。”

“是啊,真的很厉害。”

牧雨笑笑,脑海里闪过一个中年男人的样子。一身玄色锦衣,黑白相间的头发,手上持着那柄令所有江湖中人都趋之若鹜的剑七星龙渊,那是盟主身份的象征。

“哇,你看。”杨熙雯忽然惊叫,抬手指向远方的天空。

牧雨抬头,看向那个方向,漆黑的夜空里星辰满布,绚丽璀璨的银河横亘天际,仿佛是随着皓月的升起从东方奔腾而来,一如夏夜里森林中成群结队的萤火虫,盛大美丽。

“好美。”他喃喃赞叹。

白山上懵懂的少女和老成的少年相依而坐,夜风冰冷,山下是汴京城火红色的灯海,头顶是璀璨的星河,看起来就像是一幅绝美的浮世绘。

很多年以后,牧雨再回想起那天晚上的场景时,总是会一个人跑到山顶去看星星,缅怀那个像光一样闯进他生命里的女孩。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